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特圆

.

 
 
 

日志

 
 

要认错  

2015-07-07 02:04: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怎样才会意识到的的确确,无论别人做的对还是不对,无论别人是否让自己受到委屈,无论别人如何看待自己,无论别人是否能理解自己,都只知道,此时此刻最重要的事情是,自己意识到自己真的有错,自己是不完美的,自己太多原本可以做的更好的方面。

这大概是我这个月最大的收获。我觉得我们的时代,鸡汤很多了,自嗨型的,自毁型的,自恋型的,都充满了对时代的激情敬意,我没有太多的感觉其实,我只是自己并不完全能融入这难得的社会潮流,即便自傲起来,其实也是充满了自我怀疑。

但是为什么此时此刻,我真的觉得自己做的不好,难道以前我并没有觉得自己做的不好么?不是的,当下做的不合适的时候,其实立马就后悔了,但是不知道是因为人是一种愚蠢的情绪动物的那种愚蠢惯性作祟,还是因为骄傲的自尊驾驭着仅存的人格魅力而不自觉的屡屡犯错,或者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和我一样桀骜不驯又自知自疑,但我看到了自己,看到了自己对自己这种愚蠢与执拗的无能为力。

认错是多么难为情,甚至不知道如何用合适的方式去认错,犯过错总是难免被别人认为你还会再犯错,一日罪犯,终生罪犯,我们本身就难以避免用一个人的历史数据去拿捏释放自己的信任度,又如何去承认自己的错误,承认了,就定格了一个历史数据,从这个角度看,也是为什么,我们那么爱历史数据的同时,我们那么爱自我催眠掩饰并忘记自己赤裸的错误。

我现在真的知道自己做错了。其实我是非常偶然的从父母身上看到的,我看到了我所有问题的根源,所有好与不好的映射,这个发现让我恐惧了很久,我曾经看到过一段文字,现在找不到,好像是和菜头还是谁说的,关于我们常常抗拒成为“父母那样的人”,可是我们总是到头来真的就成为了“父母那样的人”的一个类似“宿命论”或者“出生论”的不可避免的对照,我们再如何反抗,但是父母其实是我们生命中唯一的参照model,什么参照model呢,就是处理这个世界,面对这个世界的唯一成型的模型,这不是潜意识的,而是硬生生套在我们的生命历程里的,无论你多么的独立思维,多么愤世嫉俗,多么饱读诗书,人生历程里唯一出现过的成型的模型,处事模型,就是你的父母,我们反抗到最后,无意中都是在用父母那套模型去对付社会种种而我们是不知道的,这是基本模型,不代表是整套模型,但是这个基本模型,实在是根深到我们不自知。

我平时很喜欢和大家说,我爸妈就是很笨的,我妈妈是善良到笨到不行的人,我爸爸是固执到不自知而过分自信的人。可是首先他们是互相平衡的家庭“权力争霸”,第二他们的处事方式和模型(暂且不追究我的祖父母们是怎么影响他们的)却是他们对付外界的方式,长期唯一让我接触到的处事方式,无论多么愚蠢,我以为,反着做就可以了。但实际上,我们面对所有的事情的时候,最有效的方式是最本能的反应,而不是在最本能的反应上反着做。当然我试过,会慢半拍不说,会吃好多亏,是自我人格滞后,自我保护全卸下来的一种人生经历的实验,我用尽创意去尝试所有的不可能,但大部分时候,我并没有足够的精力和时间去“反着做”或者去“有创意”的做,因为时间太浮躁,我来不及反应,地球就转了好几圈了,我还没想完一个简单的数学问题,天就亮了。这是我对自我生命最大的恐惧之一。

所以,慢慢的,我也陷入了这个模型复制的“高效”轨道中。
既然我终于发现了这个不可避免的“宿命”以及带给我的无限错误的重复而无能为力的循环中,我该如何跳出这份错?

我想我有慢慢再变,但是无法变的太急迫,太急,就跳不出这个循环,这是最大的障碍。怎样才能不急,我还不知道,但我知道太难太难,难到,会无法停下的哭,难到,会止不住怀疑爱情和永恒。太难。

我其实想写写我的挚爱,不知道现在是不是挚爱,但至少曾经是,并且是唯一的挚爱,从来没有任何一份感情我会认为是挚爱的,即便是我的朋友中所一直知道的我暗恋十几年的男生,那也不是挚爱。什么是挚爱?
我以前其实也不是特别懂什么是挚爱,我这个人特别神经质的喜欢用很深刻很大的词汇,但是自己压根也未必真的经历或者懂得其中的真知,那我现在就懂得什么是挚爱了么?

未必。即便内心真实的觉得自己就是懂,可是还是要说未必,这种感觉很不爽,但是,这就是我做出改变最重要的逻辑,因为我太骄傲了,这种骨子里压也压不住的骄傲是非常可怕的,会让我盲目的生活在自己的未知的狭隘中。我最真实的感觉是:哦我爱,我挚爱,blahblahblah。说了别人可能信,也可能不信,但反正我是信的,信最大。这是一种人生哲学,这种华丽的人生哲学受我妈妈的影响很大,但我发现有个严重的弊端,就是其实这是一种应对现实不完满的方式,但只要没有得神经病,一个正常人是很难避免面对现实本身的真实性的,所以让现实与自我构建的真实中的缝隙,会让这个正常人产生真正的痛苦。所以我懂我妈妈的那种无限积极向上的人生欢乐与痛苦不堪的抱怨并存的症状。我们还会歌唱成:“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没错,我的抱负大概就是,我想得到快乐。不是那种什么结婚生子成家立业的快乐。这个快乐我渴求了很久很久,也一直在越来越清晰的知道它的样子。其实美国梦中已经给出了最直白的答案,那就是精神的自由。freedom. 这个要扯很远了。我想了下还是不要扯那么远,尽管万事万物千万逻辑与理性的思考都是联系在一起的,所有的理论都可以证明任何一个理论的点,这种万物联结的本质也是为什么我说问题老容易抓不到点,飘得到处都是的原因。所以我自己觉得我自己逻辑严谨的不行,可是别人就是云里雾里觉得有毛病。

回到认错,然后还讲到挚爱,今儿累了,明儿说说挚爱的事儿吧。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