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特圆

.

 
 
 

日志

 
 

随便写点  

2011-09-21 10:19: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做够了我多活几个月的同传之后,我又开始呆了。

跑来跑去也无非是包装华丽的行尸走肉,我宁愿呆在家里的海,也不怎么喜欢其他地方的海,当然,我有什么立场和资格这么自傲,我还不是为了摆脱一种奴役而奔向另一种奴役的怀抱,谁不是?但是我总是相信,有一种被奴役是心甘情愿,至少能操控我的独立性,完全压制着我,让我无处可逃。最让我痛苦的往往是无法真正奴役我的奴役。

我从来就不自信,或者我会自己标定,我并没有自信的概念,我不知道自信是什么。那些我可以做的事情,我曾经没有去做,像一个奔跑过快的小孩,早就脱离了起点和终点,然后突然往回跑回终点。

那天做完网测之后我一直想吐,一路上和远在美国的xi讲述这一切,我觉得我的下场会相当悲惨。我的心里发生着持续多年的真正的战争,这场战争几乎没有尽头。这场战争毁了所有“人类”能享受的美与欲,我基本把世界五百强都拒绝完了。我并非无欲,我是欲太深,深不可拔,所以最终变成了飘虚。偶尔的息战只能引起更加硝烟弥漫巨炮轰狂的更加持久的战争。

可是,我想息战了,我真的想,一直都想。十年前我在图书馆前告诉挚友,我宁愿我可以简单到不需要出世入世的和谐于现存系统,至少,在平均水平的协调度。她说,这就是为什么你能体会到很多人都体会不到的快乐,这些快乐来自根深的悲观与痛楚。我现在明白了,但是,我连这种快乐也没有能力拥有了,所有的笑,只是基于一种自然的客观,一种自然态的宽容而产生。

那天,我久久站在胡同的一口红色的木门前,盯着看了一个钟,那种自私的愉悦顿时杀死了我的所有责任感。我知道这一切很快会消失,人类多小啊,胡同消失却是这么的理应让我悲戚恸伤?我没有告诉李先生我的真实想法,一贯以箩莉的诱惑满足先生的动能发散和才气挥洒的基础,然后一路走。那段时间还发生了很多其他际遇,我却不记得太多,因为我给不了他们任何东西。

——————————————————————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